都匀信息网
体育
当前位置:首页 > 体育

在爱情的门外江山文学网

发布时间:2019-07-13 15:43:05 编辑:笔名

1  认识少红,是刘美云约我去游泳的那天傍晚。刘美云是个共认的“睡”美人,白天睡觉,晚上工作。那天中午她对我说,傍晚陪你去游泳。  灌河与新开挖的运河形成丁字形,就在运河桥南,那段水面清澈见底。每到夏季就有许多人光顾这天然浴场,有男有女,大多是年轻人。刘美云这个建议不是什么好主意,因为傍晚的天气变阴了。但我还是来到运河边,河里游泳的人不多,也没有见到刘美云。河堤上长着高高的白杨,河坡的青坎下坐着寥寥几人。堤面上停着一辆白色的别克,我就倚在别克上观望。河里有个少妇,穿着泳装不停地向我观望。我被她的目光所吸引,我也盯着她看。心里嘀咕,看我干嘛,又不认识。我向河边走去,我不知道刘美云现在在哪个鬼地方。  嗨,怎么不下来?那个少妇问我。她问我时,好象我们并不陌生。  我伸手向天空一指,说,我衣服没脱完就会下雨。  她也向天上望了望,还真说不准。  夏天的雨说来就来,下得也很急。我的话音刚落,雨就落了下来,雨点如豆粒般大。在水里的人都慌忙地上岸,抱走衣服各自逃窜。少妇上岸时,被脚下的河泥滑了一跤,又跌入水中。我在岸边伸出手,她从水中向前迈了一步,然后握住我的手爬上岸来。她上岸并没有穿拖鞋,而是慌忙地将拖鞋拿在手中,不停地叫喊,车,车,车!我理解,她的意思是说堤上的别克是她的,她没松开我的手拖着我上车躲雨。虽然外面下着雨,但车内依然感到闷热。我掀起短衫擦着脸上的雨水,感觉湿衣服穿在身上很不自在。  我叫晏少红,你呢?她边说边发动车子,然后打开空调。  阿彬。我的回答非常简练。  她递过一条毛巾,示意我擦一下。我接过毛巾,掀起短衫在胸口不停地擦着。  脱了拧一下,不然你会着凉的。她的话还没说完就把我手中的毛巾扯过去,在她的头上不停地搓揉。  我木讷地看着她,她的肌肤白而细腻,胸前那么的丰满,感觉泳衣太小,根本不适合她。她让人看起来非常的性感,身上有刺青,臂膀纹一朵玫瑰,左乳房上纹一个很小的动物。我不敢把目光在她的身上定格,没有看清乳房上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动物的图案,因为一半被胸罩盖着。  她把毛巾从头上拿开,转过头看我。我看她刺青的目光还是被她捕捉到了,她向我一笑,说,好看吗?!  嗯!我回答的声音很低,像是做贼一般。  我身上纹了三处,还有一处你想看吗?她说这话时根本不象是在挑逗,而是非常的随意。  我把头扭向车窗,脸上发烫,心跳加速。  哈哈,哈哈哈!少红笑得前仰后合,笑完大口地喘气,乳房不停地波动。  你害羞时真好看,像个姑娘。阿彬,告诉我,你多大了?  二十。我回答她时并没有转过脸来。  难怪呢!是个小JJ!少红现在冷静下来,对我说,小屁孩一个,叫脱下短衫拧水还不拧,谁吃了你不成,我可比你大十岁呢!做你姐都可以了。如果再大十岁,就能养出你来。少红说完又是大笑。  我知道,她在讨我的巧处。在我的面前表现得是那么的成熟老练,真的像我的母亲或是姐姐,没有任何的顾虑。  快脱了,拧呀!她这次是在催促。  我脱去短衫,露出胸前遗传下来的几根胸毛。把短衫在手中使劲地拧着。我感到胸前有东西轻轻的触动,低头一看,是少红如葱的指尖。我抓住她的手,把她移开。她笑,看了我一眼后继续笑,显得她特爱逗。  少红定下神来,把目光定在我的脸上,说,你很英俊,也很帅气。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在夸我,但对我说这话的人她不是第一个。雷阵雨停了,天边露出晚霞,我打开车门时,少红说,别下去,我送你。少红把我送到离家不远的巷口,在我下车前对我说,阿彬,我能做你的姐姐吗?我看着她的眼神,是那么的真诚,那么的美丽。我无法拒绝她,因为我在车上她触摸我胸毛的那一刻,我已走火了,内裤明显是潮湿的。  嗯!我边说边点着头。  好!那你把手机给我。我掏出手机递给她,她很快地按健,我听到她的手机在车后的包里响了。    2    我没进门,就听到了姐姐的哭声。我知道,她又是回来诉苦的。她坐在沙发上,低着头不停地哭泣,她的女儿趴在她腿上。妈妈在安慰她,爸爸却在不停地抱怨。当初不同意这门婚事,你却硬要那么做,现在知道哭了,世上有后悔药卖吗?爸爸的话还没说完,妈妈给他使了给眼色,示意他不要再唠叨了。爸不再说话,喝了口茶,拿起桌上的报纸。我的脚步声惊动了他,他挪开报纸,眼光从镜架上飞过,刺在我的脸上让我感到难受。  你就知道玩,二十岁的人了,我看你怎么得了?爸的声音有点大,明显是带着火儿。  我没有接他的话茬,我知道,我一接,保准他会打开话匣子,那我的耳朵非爆了不可。我看着大姐,劝她别哭了,让妈妈忙饭吃。大姐当初嫁给陈宁,因为他们是同学,相处得好。可他家的底子薄,爸妈是不同意的,可姐硬跑人家去了,生米做成熟饭,爸妈也就随了大姐。要说陈宁也不是什么坏人,就是会赌博。但不是大赌,是小打小闹的那种。姐的性格随着爸,爱唠叨,唠叨急了,陈宁就来火。但他从不打大姐,只是会摔东西。要说咱家最有钱的主,就是二姐了。二姐嫁个有钱的,二姐夫王国林跑船,手里有四条大船,每条船都价值三五百万。每到过年或是中秋,大姐要买礼品孝敬爸妈,爸妈总是不要,他们说,等你们忙好了,手里有钱了再买吧!二姐却从不买东西,她只拿钱给爸妈,有时也给我,一出手就是一两千的。但爸知道了会没收我的所得,他说我有钱会玩野了,就不知天高地厚。吃过晚饭,大姐夫陈宁来了,被爸狠狠地训了一顿,他一言不语,像个木头桩子站在那儿。等训完了,就朝大姐嘿嘿地笑,这就算是赔礼了,然后带着大姐回家。他们这出戏经常上演,我也习已为常了。  我睡在床上,看中央台教育频道。这时已经深夜十二点了,我的手机响了。我看到这熟悉的号码,是刘美云打来的。我不接,让它响,让刘美云着急去。谁让她骗我了,让我被雨浇成了落汤鸡。手机不响了,我嘿嘿地痴笑,她骗我我就不理她。我的痴笑还没结束,手机又响了起来,还是她,睡美人刘美云。  我对着手机不说话。  说话呀!宝贝蛋!刘美云调起嗓子,我能想象得出她着急的样子。你再不说话我就哭,然后睡地上打滚。  哈哈!你是驴呀,会打滚?  你混蛋,不是宝贝蛋!宝贝蛋这个绰号,是刘美云对我的爱称。我们都读了初中就不再读了,我们不想读书,感到读书太无聊了。刘美云从学校下来,就整天泡在外边,后来有人说她做小姐了。我与她无话不说,我问她是真的吗?她对我点了一下头,就这样承认了,没有半点羞愧的表情。刘美云不读书的前一年,她爸出车祸死了,妈也嫁人了,现在就是刘美云与奶奶在一起生活。刘美云的奶奶得了糖尿病,眼睛已经看不清了。  宝贝蛋,我带凉面回来了,快点,我等着呢!刘美云的声音变得轻柔起来。  我向外面客厅张望,看爸妈是否进卧室了。爸妈是不准我与刘美云在一起的,怕我与她恋在一起,以妈妈的话说,两个人如果撕不开就坏了。说真心话,我是喜欢刘美云,毕竟我们是同学,在校时我们就相恋着。刘美云是个美女,在学校时有好多的男生追她,但她从不理睬他们,只爱与我在一起。我们在一起什么话都说,三年前我们还亲吻过,她的唇很香,那时她生气地说,人家还没有同意呢!你就吻我呀?!当我再次吻她时,她将我紧紧地拥抱着。  谁呀?这声音是从院内小屋里传出的,是刘美云奶奶的声音,我想不到她到现在还没有睡着。  奶奶是我,阿彬呀!我把声音压低。  呃!是阿彬呀!她说完,小院子又恢复了平静。  我看到刘美云站在小楼的阳台上,屋内的光线照在她的后背上,她向楼下招手。我一上楼,刘美云就捏我的屁股,说宝贝蛋你现在是不是不喜欢我了。  谁说的呀!我一下把刘美云推倒在床上,然后压着她不停地吻。刘美云的唇很香,我感到我的双唇沾上她的唇膏。刘美云不停地咯支我,我笑个不停。刘美云的超短衫下露出小小的肚脐,我大声叫着,别动!让我看看。刘美云静了下来,躺在床上问我,怎么了?我说我今天看到那个叫少红的女人身上有刺青,你有吗?刘美云坐了起来,眼睛死盯着我,她目光里的内容我怎么也读不透,她究竟要表达什么。刘美云的突然冷静,使我感到可怕。  美云,你怎么了?  噢,吃凉面吧!没什么。  不,你说嘛,怎么了?  女人可能真是水做的,她的鼻子一酸泪就下来了。她低下头,秀发把她的脸包围起来。她端起凉面,什么话也不说猛吃起凉面,我知道她是在做给我看,想装出无所谓的样子。  美云,是不是我说那女人了?我猜想一定是这个刺激了她,她爱我,她不容得别的女人接触我,唯一就是怕失去我吧。  刘美云扯过纸巾,在眼角上擦泪,然后甩一下头,伸手把发丝理了理,说,阿彬,下次在我的面前不提其他的女人好吗!我要你抱抱我!  我把刘美云搂在怀里,她慢慢地闭上眼睛。我看到她的脸上露出了满足与幸福。    3    我都快把晏少红忘记了,她的一个电话让我又想起了她,想起她臂膀上的那朵玫瑰。还让我不断地猜想,她乳房上到底是什么可爱的小动物。她问我在哪儿,我说我在天上。她听后哈哈地笑着,我想得出她笑时的样子,一定像那天在车上那么开心。她说你在天上不就是神仙了。  快告诉姐姐,你到底在哪儿?  我在家呢!  那你到巷口等姐姐,姐姐马上就到。  少红特性感,但我不是冲着她性感来着,我是好奇,想看清她乳房上的那个小动物,还有一处我没有看到的刺青,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对她身上的刺青特别感兴趣。少红在车内按了声喇叭,我抬头看到她坐在车内,打扮得比游泳那天还要性感。她侧过身体伸手为我打开车门,我坐上车她调转方向。  阿彬,你想姐了吗?她边开车边问我,眼睛盯着前方。  嗯!我不知道这嗯代表什么,是想还是不想,总之我不想她,要想就是那乳房上的小动物。  你想也是假的,到现在也没叫我声姐呢!  姐。这一句姐,显得没有任何感情,是我从嘴里挤出来的,感觉有点生硬。  可少红还是一脸的兴奋,嘴角微微一动,露出洁白的牙齿。这还差不多,不然姐就生气了。  我们去哪儿?晏少红的车子开得很慢,像是没有目标的前进。  阿彬,告诉姐你想去哪?少红说话时从倒车镜里看着我,她的眼神带着光泽,这光泽能勾起男人的欲望。  姐,是你让我出来的,我哪知去哪儿?  好,姐就带你溜溜去。  少红把车停在步行街头,带着我进了服装专卖店。我认为她要买衣服,原来她是为我买。这女人出手挺阔,件件名牌。我说我不要,她却像没有听到似的,还是大包小包地提出来。少红说,是做姐的见面礼,姐姐不是白做的。我不知道是哪根神经引起她的兴奋,尽为我购买了上千元的衣服。她说,现在陪她去喝咖啡。我没有选择的余地,因为我默认了她给我买的衣服。托馥咖啡馆在建都大世界的二楼,我们找个面向阳光的窗口坐下。这里的环境不错,非常优雅清静,桌子上放着一只花瓶,花瓶里插着塑料花。夕阳透过窗子的玻璃,光线落在她的脸上。这是我第一次来这里,也是我第一次喝咖啡。她给我的杯子加糖,然后让我用勺子轻轻地搅拌。  喝完你就打的回去,我要去做美容。她放下杯子,眼睛盯着我的说。  嗯!我没有多余的语言,也不知道能与她说些什么。  有时间就出来陪陪姐姐,姐很寂寞。她说的是陪,我可以猜想到她一定很孤单。  她对我说,她每天生活在五个点之间。美容馆,女子健身房,咖啡馆,舞厅,家。我理解这是富人的生活,但不知她为什么还显得那么的孤单。我现在怀疑自已是不是成了晏少红的猎物,充当了什么样的角色。好在她对我没有提出什么要求,如果她提出什么条件,那么我不会接收她的衣物,然后会立马走人,可我想不出她对我如此厚爱的理由。从咖啡馆出来,少红还是开车把我送了回来。  我在巷口下车的那一刻,遇到了我的堂哥。他向车上看了一眼,又看了看我手上提着的包。呵呵地对我笑着,从他的笑容中可以看出来他对我不屑,注意力仍然盯着少红远去的车子,问我在哪发大财了。对于我的堂哥,我从不想理他。可他总是在我的面前提起他那个相好的女人。其实他所说的那个女人我也认识,她叫晓琴,就住在运河桥东,是个个体户。她的男人在外玩花了心,带着个女人跑了。晓琴人长得也很美,但男人说她没有味儿。现在的人不知怎么了,明明很好的女人,也能处家过日子,可婚后失去新鲜的劲儿,就感到枯味了。我一直弄不明白,男人说她没味儿指的是哪一方面,可到我堂哥这儿怎么就有十足的味儿,而这味儿在堂哥的嘴里还滋滋润润的,让他感到比起我的堂嫂要高多少倍。我还是没有理他,但他的目光我能猜到他想知道少红与我是什么关系。我走向巷内,他走出巷口。    4    在我的记忆中,妈妈从没有动过我一个手指,更不要说打我了。可我在刘美云奶奶下葬的第三天早上,妈妈狠狠地打了我两记耳光,那声音打得特别响,我的嘴巴当时不是疼,而是麻木了,感到很热像是着了火,而且眼睛也冒出了金星。   共 11739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

阴茎结核
昆明治疗癫痫医院哪家好
云南癫痫病治疗技术

上一篇:天赋
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