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匀信息网
星座
当前位置:首页 > 星座

【菊韵】于无声处叹流年(赏析)

发布时间:2019-09-13 05:27:53 编辑:笔名

文学创作的灵感,应该来源于社会真知灼见的实践和日常劳动生活中的广闻博见,来源于作者对社会发自于心灵深处的热爱、关心与长期在日常工作学习中知识的累,它不依赖于学问的高深与课堂所学知识的多少而存在。一个文学创作的爱好者,应该拥有他本身创作过程中所具备的文学契机、原始爱好、创作动力,及其文章整体布局的设想,巧妙的构思与丰富的想象力,再加上创作意识上的精神高度等一切哲学范畴上的东西,而这些在文学创作上都是缺一则不可的,只有这样,作者才有可能创作出足以传世的好作品。
小说的本身就是现状与梦幻的穿插,加上史实与大量的虚构。许多故事情节与人物环境,不一定需要等同现实,但决对不可能脱离现实生活而完全独立虚构,只有扎根于现实生活中的文学作品,才有可能成为引人注目的传世之作。
李犁,一个新时代的文学创作者,以他的憨厚坦诚,顶天立地爱憎分明的刚强性格,忧民之所忧,乐民之所乐,在文学创作天地里四海驰骋任意邀游,敢言敢写不图名利,不追风奉承,不随波逐流,寂寞坚守三十余年笔耕不辍,只为守住文学创作这一方净土。他那种敢于揭露现状阴暗的写作风格,及勇于承担为民仗义执言的写作态度,我们可以从他刊出众多的作品上,看到他一个真正男子汉所表现出的铮铮铁骨,与其热爱文学为人处世坚贞务实勤劳善良的一面,是值得我们广大作者及众多读者的尊重与学习的。历经三年坚持不懈,以编年史体史诗般的,华年三部曲第一部《沉年》达三十余万字的长篇小说,用树式开枝散叶的框架结构方式,釆用乡土化最贴近生活质朴的语言,叙说着每一段人生的艰辛困苦,每一个特定形势气候下大小人物的心里复杂变化与无所适从的困惑。整篇文章以叙事为主,结构繁而不杂,措辞贴切条理清晰,不紧不慢张驰有度,整个布局严谨人物、事件错落有致场面宏大。每一个人物刻画形象生动而又充满个性,栩栩如生鲜明活现,每一个故事单独成立而又与众的事件紧密相连发人深省。作者在作品中所展现出对大自然的热爱,对广大乡村的关爱之情及与之笔端流露出的鲜明个性,或眷恋,或赞美,或抨击与忧虑,无不体现出了一个写作的良知与强烈的社会责任心。小说除了反映现状,解民困惑,写民忧虑,其熟练的写作方法,端正的写作态度,诗歌般跳跃性的动感节奏,饱含田园诗般的写作风格,使整篇小说充满了浓郁的泥土芳香,既品位高雅意义深远,又不落于常规写作的俗套,让人读起来不知不觉中走入了小说中去,顺着剧情的深入发展,各自追寻自我想要扮演的角色,与其同悲同笑,同哭同歌。作品是如此般让人如痴如醉不忍释手,而又那么令人愤慨,荡气回肠。
第二部《经年》,光是标题就让人触目心动。“所去经年,应是良辰美景虚设”一种诗意的朦胧在倾刻间涌上心头。然而,《经年》决非一般枝头弄玉长堤咏柳的花间诗篇,而是一部惊世骇俗场面庞大的人间史话。我不敢说这部作品在文学造诣上有多么精湛多么伟大,单凭在敢于揭露与批判现状这一点,当今文坛上恐怕无出其右。我没有读过陈忠实的《白鹿原》,只知道人们总是在读过之后,称赞其为精典之作及敢为农民而写的崇高品德,并对其人其书给予了最朴实的崇拜与最高的荣誉认可。作品不是出版发行了多少,更不是取得了多大的经济效益,而是它能够给世人带来了什么,启发了什么,感动了多少人,就我个人凭心而论,李犁的作品决对比《白鹿原》更忠实于平民生活,忠实黎民百姓。范仲淹在《岳阳楼记》上有这么一句名言,“居厅堂之室则忧其民处,去江湖之远则忧其君处,是故,进亦忧退亦忧。曰: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。”“位卑未敢忘国忧”啊!“忧国忧民”是我们中华民族几千年来最优良的传统,正因为是这样,才有李犁这样出类拨萃优秀的作家。
在这里顺便说一句,李梨的年华三部曲长篇小说第一部,据说原定名为《流年》。人生境界莫过于流年一部,“是非成败转头空,古今多少事,都付笑谈中。”因有书名《流年》在前,经朋友建议,后改为《沉年》,寓意揭开久已陈封的往事,在流年中沉淀自我,如此反思,愿岁月静好!当然,这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揣测,或许作者自己心中另有一层深意,每一个答案的背后,都是一种思想上的觉悟。
三部曲第二部在第一部的基础上,故事情节更加突出,旗帜更加鲜明,矛盾更加尖锐。在《沉年》巨大的伏笔下,故事顺其自然顺藤摸瓜,紧锣密鼓地切入人物主题,高潮迭起跌宕起伏奇峰突出,小说无论是在时空转换上,还是在人物画面切换上,比之第一部更加连惯收束自如。从一、二部整体来看,每一部、每一章既可独立成书,亦可连成一片,多层次与诗性的跳跃,总给人以一浪胜似一浪的冲击感。同样的结构写作模式,同样的乡土化语言,同样的体制下恶劣环境,同样的乡土味十足的绰号人物,同样的简洁而意蕴丰满的词语,字里行间所显现的忧国忧民意识,如小珠大珠落玉盘般地撞击着人们的灵魂,掷地有声且清脆明亮,不像某些人的作品,只是运用旁敲侧击的写作方式,其结果晦涩难懂无缘大众。第二部作品在我读来,更觉意义深远,小说的文字功底更见炉火纯青成熟老辣,言语更加生动、激昂,直逼社会弊端,直指人性阴暗。


如其说李犁是一位感情丰富的诗人、作家,还不如说他是一个社会哲学的理论家。就是这样的一个文学创作天地里大侠式的人物,平凡的生活里,也有着与他人不一样不平凡的写作经历与其带有传奇性色彩的人生。在咸宁这块热士上,生于斯而又长斯的李犁,正如他名字一样,〝卫国,李卫国〞,亦如“李犁”笔名一样,一颗忠心赤胆,堂堂正正地做人,辛勤地耕耘在文学创作这块净土上,从父辈的勤劳坚贞的手中接过憨厚诚实的担子,表现出无悔于人生,无愧于天地的大无畏精神,在太多的追求、波折、奋斗,求职与多次碰壁面前,积累着广阔的天地里赐予的文学创作灵感,坚持不懈一路写来,书写出一篇篇一章章引人注目的文章。从几十个刊物中发表作品的点点滴滴,不难看出他有过梦幻,有过激进与欢乐,也有过徬徨与沮丧,唯独没有过放弃。无论是利用打工经历写出的《创痛》,还是站在灵魂高度上的《暗尘》,从第一部《沉年》到第二部《经年》,作品无一不是站在一个爱国者,一个农民儿子的角度上在总结过去反思自己,那种敢于写实为民书写的侠义创作风格,与中华民族忧国忧民的优良传统紧紧地联系在一起而一脉相承。是批评与自我批评,似讴歌与揭露亦似为民请愿,这才是正义与良知相结合的文化产物。是对社会制度存在弊端的抨击与呐喊,是“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土一去兮不复返”般的创作壮举。触摸人类灵魂的最软处,把一个社会团体最真实的人性,人类灵魂深处的劣根性,及其美与丑、善与恶的一面,来了一次彻彻底底的透视。那些只顾眼前利益的小农经济意识,物欲膨胀下的人生百态,汾水摸鱼鱼目混珠的丑陋人性,大义凛然敢于承担的工作态度,与独善其身见风使舵自保性格的鲜明对比,贪欲与侠义,冲动与理智……无不在作家的笔下,如泣如诉如歌如颂,刻画得淋漓尽致呼之欲出。
或许有人不待读到这里,就己经摇头不屑了,或有更甚者会贬斥我过于溜须拍马阿谀奉承,那么我想轻声地问一句,你敢冒天下之大不讳,写出如此立意明确,直言现状的文章吗?量你不敢,特别是身在官场。
世上或许没有纯文学的作品传世,正如“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,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。”这句话一样,文学从来就是人类社会政治、文化、经济的载体,缺乏政治觉悟的作品,即使传世也于人们的日常生活、伦理道德、文学修养没有太多的指导与帮助。唤醒世人涤荡灵魂的作品,往往区别于个人的恩怨情仇,区别于缠缠绵绵花花草草的游山逛水。李犁的作品刚好弥补了现代文学作品中,一味跟风狭隘鄙劣,单图个人经济效益或为附风雅而写作的正义缺陷,他的作品属于启发人类智慧净化人类灵魂的一类,在鞭挞历史的同时且不偏离于文学创作的哲学范畴,其情何其大义,其心何其渊博又而何其悲悯!
农历六月初八,接到接到李犁发给我创作初稿的电子板时,这几天公司里刚好生产任务紧张,正是我疲于生计,在工厂最底层一线岗位上,束紧腰带大干加苦干最忙的时候。他的小说无疑给我单调、脏累、枯燥、苦闷的的生活,带来了一个全新的视角概念。特别是看到他谦虚且诚意地要求我给文章提出意见的那一瞬,我仿佛看到了一个普通写作者平凡而又光辉的形象。翻开页面,这一看下来竟然无法住眼,任从手机屏幕的短小,任从夏日多情炽热,任从五百多度炉前的高温,只要一空下来,我就迫不及待地翻开了,戴上我高达三百度的老花眼镜,逐字逐句地读者,一如少年时把玩小人书的执着,把懂的和不懂的一字不漏地往下看着,我的心就这么悸动着,感情的浪潮随着故事情节的发展,悲忧、愤怒、渴望而情不自禁一泻千里,无法自制。太多的恨,太多的假设让我时而泪流满面,时而拍案而起,我不知道自己为何如此激动,是融入角色悲悯苦涩的泪,还是高温剧烈劳动后止不住的汗水,在打湿了脸颊迷糊了双眼?只知道浸润在眼里是辛辣的,流进了口里是苦涩酸咸的,滚落到地上是湿漉漉的一片。
两人愣了一下,就掏钱买了票,进去了。
从升降机改成的电梯,下到洞的最底层。走出电梯,眼前怱然一亮。五颜六色的彩灯一明一暗,交替闪烁,音乐低回缠绵,如入仙境。怱然,一个打扮妖艳的女子走上前来,娇媚一笑说:“两位先生,需要什么服务?”
再往前走,就听到了男女的戏水声和喧哗声,眼前是一个蒸腾着水气的大池子,男男女女白条条的身子在蒸腾着水气的大池子里嬉闹。吴铁头愤愤地说:“老邓,你看!你看看!这不是旧社会的窑子吗?”
这是小说中一段对邓大嘴随吴铁头深入尧山煤矿,五矿区实地调查暗访画面的文字描写。一个好好的国有大型企业,竟被人糟蹋成如此地步,让人读来很难想象这样的事是发生在和平改革开放年代。先不谈作者在文字创作造诣上的高低,单凭这种为民仗义执言,敢于直面揭露现状的这份创作勇气,就足够让人由衷地敬佩了。
再看看以下一些反映现状与老百姓呼声的片段吧。
“红旗机械厂,真的没有指望了吗?”吴铁头像是在自言自语。
“抢劫啊, 裸的抢劫啊!县里又建了一个私人的红星机械厂,你知道吗?厂里的机械拆卸了运出去,当废品卖给了废品回收站,那些人再从废品回收站买过去组装成新机械,国家的资产就这样流进了私人的口袋……”
杨师傅早就想把本子交上去了,可是该交给谁呢?谁可以托付呢?
尧山煤矿五矿,矿井被人炸塌了。
人群中议论纷纷:“炸得好,炸了就让那些贪官没地方喝血了……”“炸吧炸吧,把整个煤矿都炸了,反正我们矿工也活不下去了。”
当谢长根到五矿查看民情时,有人附和说:“是啊,刚解放那阵子,觉得自己是主人了,腰杆也挺直了,怎么到了现在,反而觉得又重新做回奴隶了呢?说是合同工,和旧社会的雇工有什么两样?监视劳动,克扣工资,强制加班,压迫盘剥,我们还是矿山的主人吗?我们还是领导阶级吗?”
“那些党员干部,那些头头,他们在喝着我们矿工们的血!”
谢长根舍不得离开五七农场……组织上的决定,他不能违背,尽管他的心里有那么多的不甘。
农场走合作化这条路究竟是对了还是错了?日子刚刚好过一点,很多人又在蠢蠢欲动,闹着要解散合作社了。沈向阳在背后也好像很支持。他不禁又忧虑起来,他和于天河走了,五七农场会不会又回到原来的老样子?会不会又把集体的资产全部都分了?
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,或许一时半会被人愚弄,雪地里终究是埋不住死孩子,乌云决不可能永远遮盖月亮,前后对比人们总归有觉醒的一天。细细读下去,再看看我们的农村,在作者的笔下,又将是怎样的一个画画?
庚庆叹道:“这些年,村里没有了集体经济,光靠找老百姓收提留,亏空越来越大,把干群关系搞对立了,把老百姓的心收寒了……”
谢长根从矿长的岗位上挤下来后,下放到基层搞乡镇工作,在遭遇一连串烂摊败绩之后,想在徐沟村搞集体化试点,总结五七农场和茅岭村坚持走集体化道路的成功经验,召开徐沟村村委会及老党员动员大会,一个老党员激动地站了起来说:“早就应该这样了,你看,大包干这么多年,水利工程荒废成什么样子了?路也没人修了,桥也没人管了,田地也没有人愿意种了,就说我这个老不死的,我和老婆子都做不动了,田地也退不出去,每年还要交提留税费,这不是要把人往绝路上逼吗?”“谁说不是呢?”又一个老党员站了起来,叹了一口气说:“看看现在农村,还有什么人留下来?不是老弱病残,就是孤儿寡母,有一点路的都出去了,不出去怎办啊,种这田地还能活人吗?说句痛心的话,不是我们不相信党,是党还能救我们吗?”

共 7092 字 2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文章洋洋洒洒几千字,以一个读者的眼光对李犁的人格,文风进行客观细致地评价,真不愧为一个挚友,一个知音。文章高度赞扬了作品的风格,以及文学的本质。“文学从来就是人类社会政治、文化、经济的载体,缺乏政治觉悟的作品,即使传世也于人们的日常生活、伦理道德、文学修养没有太多的指导与帮助。唤醒世人涤荡灵魂的作品,往往区别于个人的恩怨情仇,区别于缠缠绵绵花花草草的游山逛水。”“李犁的作品刚好弥补了现代文学作品中,一味跟风狭隘鄙劣,单图个人经济效益或为附风雅而写作的正义缺陷,他的作品属于启发人类智慧净化人类灵魂的一类,在鞭挞历史的同时且不偏离于文学创作的哲学范畴,其情何其大义,其心何其渊博又而何其悲悯!”真是深刻而精辟。令人不得不为作者的文字功底,与高度的社会敏感性而叹服。这是一篇不可多得的好文章。我是一边读,一边赞叹的。感谢作者对李犁作品的深刻剖析,让我们真正认识到一部好作品,源于一个有良知,有社会责任感的好作家。谢谢霜叶居士,令人打开眼界,为居士叫好,更为李犁喝彩!【编辑秦孺】【江山编辑部·精品推荐F1607280010】
1 楼 文友: 2016-07-24 21:25: 6 拜读老师的文章,真是受益匪浅,谢谢您写出如此精彩的作品来温暖读者的眼睛!
2 楼 文友: 2016-07-24 22:51:20 文写的非常棒,秦孺的按语写的也非常好,赞一个啊! 文学陶冶情操,文字净化灵魂。
 楼 文友: 2016-07-25 01:05:54 河南的李犁?赞!宝宝眼睛有眼屎
三岁宝宝流鼻血
儿童大便干
血脉瘀阻控制吃什么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