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匀信息网
星座
当前位置:首页 > 星座

神医弃女 第223章 掌鼎之争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3:21:04 编辑:笔名

神医弃女 第223章 掌鼎之争

(猫扑中文)被一个年龄足足小自己一两轮的女方士嘲笑,这些在丹都里养尊处优惯了的方士们,全都气得不轻。

可一听到叶凌月要让他们集体告老还乡,这些平日里威风八面的丹都方士们都急了。

丹都炼丹虽然危险了点,可是每年朝廷给的俸禄可是相当丰厚的,离了丹都,他们去哪里找那么高的报酬哟。

“大人,我的病好了。”

“大人,我只是小毛病。”

“大人,我还年轻,还想为朝廷多出一份力,还是带病炼丹吧。”

一时之间,这些方士们都忘记了,早前还说好,要一起抵制叶凌月。

“都是些没用的墙头草。”王掌鼎在心里暗忖,冷哼了一声。

听到了王掌鼎的声音,那些方士们立刻鸦雀无声。

看来,这一位,就是方士府的话语人了。

叶凌月假装呷了一口茶,黑漆漆的眸子里闪动着一丝思量。

这位王方士,五十来岁,头发斑白,方士袍上绣着八鼎,眼白多于眼仁,说话看人时,鼻孔朝天,一看就是个心胸狭窄,高傲小气的人。

至于那王掌鼎,也瞟了也叶凌月几眼,见她面容漂亮,身形苗条,一对黑黝黝的眼,透着稚嫩,洗得很是干净的方士袍上,绣了六个鼎。

十四岁的六鼎方士,这怎么可能?

想他当年十四岁时,还不过两三鼎,那时就已经方士协会认定为天才级的人物了。

果然如仇师兄所说的,这小丫头不过是仗着自己的师傅是龙语,弄虚作假得来了六鼎方士的虚假名号。

“你就是朝廷派来的叶方士,果然如师兄所说的一样,年幼无知,骄横无理。”

“师兄?”

叶凌月挑了挑眉。

“御医院的仇总管,就是我的师兄。我如今暂代掌鼎一职。”王掌鼎很是高傲得说道,还不忘用手抚了抚自己的衣襟,想要让叶凌月更加清楚地看到他衣襟上面的八个鼎印。

他这么说,不外乎是想示威叶凌月,让她知难而退。

言下之意,粗暴明了点的意思就是,我朝廷里有人罩,我修为比你高,掌鼎的位置,你就别痴心妄想了。

“哦,你说的是御医院的前总管……仇方士啊?这么说来,你就是暂代我的位置的王掌鼎了。这些日子,倒是辛苦你了,我已经来了,那你也该交出你掌鼎的位置了。”叶凌月皮笑肉不笑着。

叶凌月的意思更简单,你那靠山自身都难保了,管你八鼎还是几鼎,本姑娘来了,别占着茅坑不拉屎,哪凉快滚哪去。

王掌鼎万万没想到,叶凌月居然会开门见山,直接跟自己要掌鼎的位置。

“你!小小年纪,如此无礼,你算什么东西,不过是一名六鼎方士,什么时候轮到你在来当掌鼎了。”王掌鼎差点没被叶凌月的话怄个半死。

他怒目瞪视着叶凌月,整个方士府里嗡嗡一阵作响。

就犹如一口大钟,发出了沉闷的响声。

置身在方士府里的众人,只觉得一阵耳鸣,气息不畅。

啪的一声,叶凌月手中的那个茶杯炸开了,热水溅了下来,她素白色的方士袍上,留下了几滴污黄色的茶渍。

这位王掌鼎,精神力修为很不俗。

叶凌月看得出,他修炼的是一种类似于精神力震慑的精神力功法。

果然,出来混的,总是要有两把刷子的。

敢到丹都这种龙蛇混杂的地盘上当掌鼎,王掌鼎的实力,比起他在夏都当副总管的仇师兄,似乎还要更胜一筹。

不过,就凭这样就像震慑住她叶凌月?

叶凌月瞳仁一缩,衣袖见倏的钻出来一物。

众方士乍一看去,只见那是一头手指大小的小蛇。

可小蛇才有落地,一股烟雾漫起,哗的一声,紧接着,叶凌月也消失不见了。

方士府的上空,出现了一头身高足有数层楼高的方兽三角蛟,那三角蛟栩栩如生,那双窟窿般的蛟眼里,迸射出了两道幽寒的冷光。

三角蛟奋力一摆尾,就听得数道飓风席卷而且,早前的王掌鼎的那股精神震慑的功法,硬生生比三角蛟给破掉了。

再看三角蛟的头顶,站着的赫然就是叶凌月。

那是,七阶的方兽,龙语大师的手笔。

王掌鼎惨着一张脸,他没想到,龙语那老家伙,对自己的这个徒弟,会如此关爱

,连压箱底的傀儡方兽都送给了叶凌月。

更何况,这种和活兽相似的方兽,需要极高的精神力才能操控,叶凌月能操控它,本身也证明了她的实力不弱。

有了这头三角蛟在手,叶凌月等同于身旁守了一个八鼎的方士,王掌鼎想要对她不利,无疑是难如登天。

“王掌鼎,你好大的胆子,居然敢对本掌鼎出手,你可是想要违背圣旨,大逆不道!”叶凌月手捧着圣旨,一脸的大义凛然。

论起牙尖嘴利来,这位王掌鼎哪里是叶凌月的对手,更何况,她还有圣旨在手,拿着鸡毛当冷箭,就不信不把这位王掌鼎气得半死。

那王掌鼎的反应也不慢,一个大逆不道的帽子扣下来,一不小心可是要抄家灭族的。

“叶掌鼎不要误会,王某人哪敢违背圣旨。只是叶掌鼎初来乍到,不清楚丹都的规矩。每位新来的掌鼎,都是需要通过方士府的考验,这才可以正式继任。方才王某人只是想试试叶掌鼎的实力而已。”王掌鼎打了个哈哈。

他一说完,身后的那些方士们也立刻随声附和了起来。

一群乌合之众。

叶凌月冷眼看着,也不说破,只是收起了小角,飘落在地。

“哦,方士府的规矩还真是别出新裁,那么不知王掌鼎口中所说的考验究竟是什么?”

叶凌月很清楚,无论在什么地方,是武者还是方士,想要能服人,凭的就是实力。

小丫头就是小丫头,果然上钩了。

王掌鼎心下大喜。

“叶掌鼎,且随我来,考验就在里头。”

说着那名王掌鼎就一改常态,很是热情地带着叶凌月往了方士府的炼丹场行去。猫扑中文

阳泉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
邯郸癫痫病
莆田治疗牛皮癣费用
阳泉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
邯郸癫痫病医院